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官网

时间:2019-02-11 阅读:

  一次我开车上班,正在听丹·卡林(Dan Carlin)的电台栏目《常识》(Common Sense)。卡林解释了如何让历史与所有学生相关,无论这段历史是嘻哈音乐史、咖啡行业的发展史,还是你在街上遇到的某个人的过往。那天让我难忘的是:每件事、每一个人都有一段历史——但如果历史与学生们的生活无关,那么历史对他们来说就不重要了。

  作为一名有15年经验的高中历史老师,我对这个说法并不感到奇怪,但卡林的言论提醒了我。我一直在用个人连接的力量去教授学生“批判性分析”、“综合信息”和“意识到认知偏差”等历史思维能力。 但那天,我意识到我没有给学生自由,决定他们自己想学什么,以及想如何学——卡林说,“选择”是关键。于是我决定创建一个项目,让我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。而这个项目则被称作为“大历史”。

  那是六年前,我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芒特弗农长老会学校(Mount Vernon Presbyterian School, MVPS)教书。MVPS是一所独立的学校,为将近1000名PreK-12阶段学生提供服务。我知道,我的学校的使命是让学生们为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做好准备。我们可以自由地展开非传统实践,比如设计思维;同时保留那些经过实践验证的教学方式,比如基于文档的论文写作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感到被赋予了力量,我也想为我的学生创造同样的感觉。

  当时我是九年级的世界历史老师,因为我能接触到学校里的每一个九年级学生,所以我能够在整个年级实施我的新项目,并带来改变。这个项目的目的,是让学生们选择一个他们自己感兴趣的研究主题(比如时尚、战争、体育),然后像教育工作者一样向同学们分享。该项目将以展示他们所学到的信息为结束,这种形式允许他们展示自己的个人优势。我是个天才。

  在介绍了项目的一些基本设定后,学生们开始工作。一位年轻的女士研究了时尚的历史,并在一个时装秀上展示了她的发现。这场时装秀带着观众经历了从史前时代到古典时期的时尚演变。另一名学生研究战争,并制作了一款视频游戏来展示希腊人是如何与各个城邦作战的。尽管许多学生能兴致勃勃地对自己的兴趣点展开调查,并与同龄人分享。但仍有一些学生是在挣扎着完成作业。安雅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安雅的挣扎让我惊讶。她是个优等生。作为一名八年级的学生,她唯一的任务就是获得班里的最高分,在颁奖日得到认可。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,因为安雅的班级是一个充满学术竞争的群体。

  安雅每个关键时刻都在跳出框框思考问题。这是我欣赏她的一点,但这也给项目的进行带来了障碍。安雅没有看到我在教授历史时想要表达的启发点。为了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,她不断将自己的课题推后,且很少接受我的回应。无论我多么努力地解释我的原因,或帮助她确定她想研究什么,我们都无法找到共同点。

  我鼓励学生们反驳并提出问题,但这已经到了让我们双方都感到沮丧的地步。在我们的挫折感升级之前,她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,说她经历了一个“顿悟时刻”。她的问题不在于这个“大历史”项目。她一直在努力理解,我们为什么要按学校现在做项目的方式做项目。她说这源于她一直在思考的一个更广泛的问题:为什么学校是像现在这样设置的?在花了大量时间谈论教育和学校后,我们突然想到:这就是她在这个项目上的研究问题。

  安雅研究了各种各样的学校模型,比如High Tech High和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Watershed school。她进行了深入的研究,有很多东西值得分享。但当她决定为自己的演讲选一种媒介时,她又犹豫不决了。安雅认为,用传统方式展示她对创新学校模式的研究是不对的,这些模式正在探索新的教学方式。她不想分享同学们在谷歌上能搜索到的信息。她想用她的研究来激励我们学校发生变化。

  我在学校提出了重新设计项目的想法,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她不断提出的问题以及我们从她的研究中学到的知识,促使我们一起采取行动。安雅创建了一个结构变更的原型——一个理想的时间表,它允许在某些项目中,时间是可以适当调整,具有灵活性的。在她看来,这些项目可能代表着一些良好的学习环境。 她收集数据,把图表带到课堂上,展示她的发现,为她的主张提供证据。她认为事情需要改变,她带来了多种课程表以供选择、反思。她理想的课程表为学生合作、校外体验和教师指导留出了时间。

  大多数学生的演讲时间为5分钟,而安雅的演讲时长达45分钟,幻灯片长达40页。其他班级的老师和学生在听说她的项目后蜂拥而入观看她的分享,有三人录下了她的演讲。

  安雅的项目给我的班级带来了一些变化,影响了她的个人教育道路,也给我们学校带来了变化。在我的历史课上,她的项目为Genius Hour(一段致力于独立项目工作的时间)奠定了基石。安雅和其他一些学生继续研究教育的转变。她甚至还创办了一本学生主导的杂志《开拓者》(Trailblazers),专门关注教育转型运动。MVPS创立了一个“创新文凭项目”( Innovation Diploma program),这是一个以学校为基础的创业公司:通过与不同行业的领导者合作,为公司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提供解决方案,让学生有机会成为年轻的创新者。当然,安雅就是一名创始参与者。

  安雅强烈要求理解为什么学校和项目的设计方式是这样的,这也导致了我在自己的实践中加入一些改变。这段经历让我把自己视为导师,并帮我认识到,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能是位老师,有值得传授的东西。它告诉我,要突破教育的极限,我必须尝试新事物,倾听学生的意见,相信他们能做出明智的选择。

  如今,安雅是乔治亚理工学院(Georgia Tech)的总统邮票学者,也是该校“大挑战”(Grand Challenges)项目的成员。该项目允许她花时间与同学和老师合作,为她热衷的问题找到可持续的解决方案。她是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,尽管在她的学习和“大挑战”工作中,她仍然希望彻底教育。

  一开始安雅的反抗,几乎被我误解为不尊重,但最终我们却建立了一种牢固的联系。在过去的六年里,我不知道安雅会对我的教学产生如此大的影响。事实上,我们仍然定期交谈,并在合著一本关于人际关系对教育产生影响的书。

  今天,我是亚特兰大女子学校(Atlanta Girls’School)的STEAM跨学科专家。在这里,我应用了从安雅和她大型历史项目中学到的许多经验。每当我共同创建一个新的课程计划或设计一个项目,我都会联想到安雅并问“为什么?”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?为什么这很重要?问自己这些问题,让我像安雅一样跳出思维定势,而这,能让我成为一个更强的老师。

  本翻译仅作了解之用,并非用于学术研究或商业决策。表达可能与原文有所差异。如需使用,请查证原文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关键词: 历史研究杂志

  • 美文摘抄
  • 实用文档
  • 作文
  • 语文知识
  • 说说
  • 教案
  • 简笔画